扫描二维码安装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安装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您的位置:首页 > 影视圈 >编剧>王宛平
王宛平
发布时间:2017-07-20

王宛平出身与军人家庭,但从小跟随军人父母走南闯北,20岁前居住最长城市为重庆,20岁后长居北京。15岁当兵,复员后当车工,1977年底参加文革后第一届高考,考入吉林大学中文系,大学毕业分配国家劳动人事部工资局做公务员,为圆文学梦,考入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读研,毕业后留校执教至今,任戏剧文学系副教授。

  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文学写作,发表过长中短篇小说和散文100多万字。九十年代末以出版商起的艳俗笔名司徒玫写记实类畅销书,其中《婚内婚外》发行量较大。近年来,创作方向为电视剧剧本写作。1988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的王宛平是地道的科班出身。作品大多为婚恋题材的王宛平直言“关注婚恋,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反应真实生活的电视剧作品是容易被大众认可的,不过王宛平始终排斥琐碎的婚姻故事,而是提炼典型。

  从《金婚》系列导演郑晓龙到《甜蜜蜜》导演高希希,王宛平与合作过的导演大多形成了较好的默契和私交。

  王宛平被称为中国“婚姻题材金牌编剧”从《幸福像花儿一样》到《金婚》、《金婚风雨情》,她立足现实生活,关注民生民意,用真实鲜活的人物,日常曲折的故事情节,细腻感人的生活场景,获得了观众的好评。对于一名电视剧编剧来说,最大的成功莫过于观众的褒奖,而王宛平正是通过辛勤的创作,得以享受这份殊荣的编剧之一。
  王宛平立足现实生活、关注民生民意,用真实鲜活的人物、日常曲折的故事情节、细腻感人的生活场景,赢得了艺术上的成功,获得了观众的好评。王宛平说,文学和生活是她最宝贵的给养。一个有良知的编剧应该时刻与时代、人的命运同步,创作出真正厚重的、有分量的现实力作。

  王宛平有着北京人爽快利落的风格。但是,问一句答一句,不随意发挥,却不太像一个老师的特点。生活中的王宛平特别想写的是情节片、动作片,“起码也是抡起个家伙。”她喜欢写战争,古典四大名著里面,她特别喜欢《三国演义》。王宛平有一个女儿,偶像就是妈妈,梦想也是做一个编剧,自己写了一个长篇小说《小牲口》,涉及校园暴力。王宛平想过的生活是这样:过着平凡生活,和女儿笑行天涯……

编辑本段 自我评价


  10年前我是黑色的。通过我的作品就知道,饱含着一种愤怒、绝望的情绪。我通常也是一身黑色的打扮。现在,我的状态是蓝色的,变得更包容、更有生命力了。写比说强很多,最佩服能说会道者,自认当教师是选错职业,从不认为教会过学生什么。最初想写小说当作家,考入中戏又想做舞台剧编剧,而以结果论能力,似乎更适合电视剧编剧。
  
  在中戏的老师中,王宛平属于比较特立独行的那种。她不大关注周围人的态度,每天独来独往,一身黑衣,一副墨镜。
  2001年,有一个当年的毕业生匿名留下一封信,给每个老师打分。提到王宛平,认为她是系里最酷的女教师,讲课不太好听,但东西写得还不错。王宛平认为这是比较中肯的评价。   
 
  有一位学生在自己的博客上写文,题目是《像宛平老师那样生活》,王宛平一直认为学生们是不喜欢她这样的老师的,可是2007年元旦,有个大二女生给王宛平送了张明信片,让她看了感动不已:非常喜欢你的人,纯粹,认真,为了自己心里的东西可以一直坚持……大家都很喜欢您。外表上我们是很闹,但我们的心里却是很真诚很用心地在听您讲课的。祝王老师能够一直拥有坚持自己内心的力量。
 
  《曼谷雨季》 (2001)
  《天在上》 (2003)
  《我的泪珠儿》 (2004)
  《幸福像花儿一样》 (2005)
  《真情年代》 (2005)
  《新上海滩》 (2006)
  《金婚》 (2007)
  《甜蜜蜜》 (2007)
  《纸醉金迷》 (2008)
  《狙击手》 (2008)
  《延安爱情》 (2010)
  《金婚风雨情》 (2010)
  《红玫瑰与白玫瑰》 (2010)

编辑本段 获奖情况

  《我的泪珠儿》: 获2005上海电视台收视贡献奖

  《幸福像花儿一样》:2005年获第七届全军电视金星奖首届创新开拓奖;
            2006年获23届大众电视
金鹰奖优秀电视剧奖;   
            2006年获首届中国影视学院奖,年度大奖;   
            2007年获第五届北京市文学艺术奖;   
            2007年获26届电视剧飞天奖长篇电视剧二等奖。

  《金婚》: 2008年获上海国际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导演最佳男女演员最佳电视剧等四项大奖;  
        2008年获24届金鹰奖优秀电视剧最佳女演员等四项大奖;   
        2009年获27届飞天奖电视剧一等奖最佳导演最佳男演员等三项大奖;   
        2009年9月,获第十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获27届飞天奖最佳编剧提名。
        2008日本电视节获中日韩电视剧大奖;   
        2009年俄罗斯东亚电视节获大奖。
  《甜蜜蜜》:2008年度上海文广最佳编剧奖;   
        “2009年度北京广播影视奖”影视剧类优秀电视剧奖。

  《纸醉金迷》: 2009年第四届首尔国际电视节获得最佳长篇剧集提名奖;   
          女主角获首尔国际电视节个人奖项的最高荣誉奖——评审团特别奖;  
          2009底获南方盛典最佳导演等两项大奖。
  

编辑本段 论文著作

  1.《论农村题材短篇小说》(《写作》,1991年2月);   
  2.《论战争题材文学两篇》(《解放军文艺》,1990年12月);   
  3.《论契诃夫对曹禺的影响》(《戏剧文学》,1990年9月);   
  4.《日本新派剧对中国早期话剧的影响》(《戏剧》,1988年4月);   
  5.《读曹禺剧作中女性形象》(《戏剧》,1988年3月)。

编辑本段 人生经历  

首篇小说惹来“下岗”


  王宛平是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的,父母兄弟皆为军人;从小,她就跟随父母走南闯北,虽然是家里唯一的女孩,骨子里却有一股男孩子的倔强劲。
著名编剧王宛平
  著名编剧王宛平

  王宛平的经历,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是颇为坎坷的。15岁那年,她也穿上军装,成了一名话务兵。在别人眼里,轻声细语的工作是最适合女兵干的,但对王宛平来说,她更喜欢舞枪弄棒。几年后,她复员回到了北京,被分到工厂里当了车工。“那时候做车工,特别辛苦,得在车床前站着干活。”王宛平说,但是正因为在部队、工厂都呆过,后来她无论是在写《幸福像花儿一样》的军营生活,以及《金婚》中“佟志”和“大庄”工作的重型机械厂时都得心应手,一点也不陌生。

  1977年恢复高考,王宛平参加了“文革”后的第一届大学考试,工厂那么多青工,只考上了两人,其中一个就是王宛平,她考上了吉林大学中文系。那个年代,诗人、作家是非常时尚的职业,王宛平班里有几个著名的诗人,受他们的影响,她的文学梦开始膨胀,写了不少诗和散文。大学毕业后,王宛平被分配到一个国家机关工作,每天沉闷琐碎的工作令她非常不适应。为了摆脱这种生活,她开始写东西,几年后还考入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读研,没想到研究生毕业时,摆在她面前的工作选择还是国家机关或者留校当老师。想到留校当老师可以不用坐班,王宛平权衡之下,做出了第一个“没有办法的选择”:留校。

  自我评价“写比说强很多”的王宛平说自己最佩服能说会道者,自认为当教师是“选错职业”。从做老师的第一天起,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天可以不再做老师,因为“太没有成就感,这学期重复着与上学期同样的课程,只是给不同的学生讲一遍”。她常想象着自己像《洛丽塔》的作者纳博科夫那样,一旦有一部小说一举成名,第一件事就是辞职。

  她写过一些短篇,陆续在报纸上发表,但却一直无声无息。1995年,她发表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这部小说虽然也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但却给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因为她是以一位名人为原型写的,小说发表后,对方认为王宛平侵犯了自己的隐私。压力之下,王宛平不得不暂时下了岗。

  那一年的日子对于她来说是最困难的,当时她独自一人带着10岁的女儿,为了生计,她放下了文学的梦想,不得不在一个杂志社兼职,写一些情感故事的小文。直到现在,回想起当年的这段往事,王宛平还感叹:“写小说真不容易,好不容易发一个吧,还惹事。”
 

学生给找来的“活儿”


  大约10年前,安顿
《绝对隐私》的畅销,使得中国人好似一夜之间开始集体反思自己的婚姻。王宛平在杂志里写的就是情感纪实类文字,于是,有书商找上门来,请她写一本关于中国人婚姻状态的书,王宛平走访了二三十对夫妇,进一步地了解婚姻,了解感情。在《婚内婚外》中,她发挥了自己的文学才能,把那些当事人的情感经历写得入木三分。这本书使王宛平初步尝到了成功的滋味,她甚至被认为是“婚姻问题的半个专家”。

  小有名气后的王宛平再次回到了中戏的讲台。这对于一直梦想不再当老师的她来说,

  实在是无奈之举。“当时可以选择留在那个杂志社,但两个原因使我还是回去了。一是当时中戏要分房子,虽然只有60平方米,但对于我和孩子来说还是很重要的。第二,中戏起码不用坐班,还可以有时间写作。”王宛平坦率地说。
著名编剧王宛平
著名编剧王宛平

  不过,再次回到中戏的王宛平已经不再写小说了,她继续写情感纪实文学,发表了《我的前妻》、《我的前夫》等一系列作品,但终归没有太多的成就感。而对于讲台,她则越来越怵,因为“口才不好”,又怕误人子弟,她便常常找人代课。也正因此,她给当时的学生留下了特立独行的印象,在他们的眼里,那个时期的王宛平一身黑衣,戴着墨镜,独来独往。2000年,有一位学生给王宛平写了一封信,说同学们给中戏老师打分,王宛平是“最酷的”。

  其实,按照王宛平现在的解释,当时之所以走到哪儿都戴着墨镜,只是因为不自信而已。在她埋首写作的那些年里,她的不少学生在走出校门后,已经逐渐崭露头角,其中包括现在已经颇有名气的影视舞台剧作家史航。

  “别人是老师给学生找活儿,我是学生给老师找活儿。”2001年,在史航的推荐下,王宛平参与了电视剧《曼谷雨季》的创作,随后是《幸福像花儿一样》、《我的泪珠儿》、《新上海滩》等,直到《金婚》大热,她开始成了大腕编剧,也被更深地定位在“婚恋题材”写作上。

  “实际上,关注婚恋,是没有选择的选择,”王宛平无奈地说,“没办法,你是女的,别人就会认为你擅长写婚恋题材,就会来找你来写。”

  早在为杂志写纪实情感故事时,王宛平就一边在写那些灰色的故事,一边在心里许愿,有一天,当她有能力主宰作品命运时,一定要写那些温暖动人的情感故事。而《金婚》就是这种“温暖故事”,因为故事里“所有的人都比较善良,不互相折磨”。
  

无法主宰笔下人物命运  

  《金婚》的编年体写作,五十年五十集,对于王宛平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
著名编剧王宛平
著名编剧王宛平

  为了做到真实,剧组的“策划班子”集体贡献各种亲身经历,比如剧中佟志生了三个女儿后终于生了个儿子,一高兴,差点把儿子摔在地上,就是郑晓龙出生时的真实情景。但剧中更多的是王宛平自己的生活,比如筒子楼里的灯绳一拉就断这种“鸡零狗碎”的事情。而剧中妻子“文丽”这个角色,也有她身上的许多影子,“比如小资、浪漫、洁癖、比较简单、怕老,可能就是我自己的性格”。

  《金婚》中儿女们在婚姻或生活中出现了问题,都会责怪父母当初对他们关注不够,这一点,其实也是王宛平自己的真实感受。“我父母都是军人,哪有时间关心我们,也根本不懂如何关心。孩子生下来就放幼儿园,两个礼拜才回一次家,和父母很陌生的,我15岁当兵,没想过家,因为根本就没有家的概念。”她说,这样的家庭教育导致自己走上了生活之后发现处处碰壁,“周围男生会说我比较硬朗,身上缺乏女人味,直到现在学生们对我的评价也只是‘酷’。当时对婚姻的事情就更不懂了,因为父母完全没有教育。”

  王宛平认为不同年代的婚姻生活其实是有共性的,“写早期的生活虽然记忆比较陌生,靠翻资料,但写的是年轻时的生活,两人刚认识,虽然也有吵闹,但比较兴奋,写起来心情很愉快。不像后来写到中年时期,虽然年龄契合了,年代也有了印象,但事业的不顺当、生活的疲惫感与自己的生活比较贴近,写起来心情会比较压抑。”

  作为编剧,王宛平并不能完全主宰她笔下的人物命运。谈到令很多《金婚》粉丝不解的,就是为什么要让剧中儿子“大宝”死掉的安排,王宛平解释说,那是导演的意思。“我后来为什么同意了,主要是觉得这个戏不只是写夫妻的50年,也是写人生的不同阶段,要把人生遇到的各种问题都一网打尽。这种安排让人有一种命运无常之感。”

  早在为杂志写纪实情感故事时,王宛平就一边写着那些灰色的故事,一边在心里许愿,有一天,当她有能力主宰作品命运时,一定要写那些温暖动人的情感故事,而《金婚》就是这种“温暖故事”。从《金婚》到《新上海滩》,还有《幸福像花儿一样》和《甜蜜蜜》……当这些电视剧成为街头巷尾的热点话题时,没有人想到聚光灯之外还站着编剧王宛平。然而,这个擅长写情感故事的女人,自己的感情生活并不成功。

  都说创作来源于生活,《金婚》里的感情一写就是五十年,王宛平的体验从何而来?笔者的问题让王宛平稍稍迟疑:“人性是相通的,两个人的相处之道也是相通的……”她讲起她的婚姻:“当时还太小,不够成熟,如果换成现在可能就不会这么做了,总之我们自然而然就分开了。”王宛平故作轻松,但我分明还是觉察到了她的失落。“那你的婚姻会不会直接影响你的创作?”“或多或少会的,正是因为自己的婚姻不是很成功,就特别希望笔下的人物能够轰轰烈烈地爱一场,并且白头偕老。”
王宛平和女儿
  王宛平和女儿
  

母女搭档,行走天涯


  王宛平的个人简历里最后一句话是这样的:“最大骄傲是女儿丁丁文学天赋超过老妈,最大幸福是母女搭档行走天涯。”王宛平的女儿丁丁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影视后期制作专业,中学时开始网络写作,目前出版的
《小牲口》是关于校园暴力的小说,这也是丁丁的处女作。

  目前,母女俩正一起筹备《金婚2》,丁丁的主要任务是帮妈妈查资料、做助理。由于王宛平对路不熟,每当母女俩一起出门,总是丁丁坐在副驾驶上,帮母亲认路、指路,那种母女一起走天涯的感觉,真的很温馨、很幸福。

编辑本段 浅谈创作

  编剧离不开文学与生活的滋养

坚持着普世情怀

    
  写电视剧之前,我写过一些有影响的婚恋类畅销书,代表作是《婚内婚外》。在那些书里,我写过几十对不幸夫妻的婚姻故事,大多灰暗消极,婚姻中男女主人公互相折磨,生不如死。这些书当时非常畅销,但观众反映看了这类书,对人生和婚姻更加悲观绝望了。当时我就开始反思,我们写作究竟为了什么?如果我们的作品不能给观众读者带来对生命的关注关怀、希望希冀、温暖温馨,这样的写作,即使再吸引眼球,也没有任何意义。
电视剧《甜蜜蜜》
  电视剧《甜蜜蜜》

  而电视剧这样一个面对最广大普通观众的艺术形式,我认为创作者更应在创作中,怀有一份普世情怀,坚守主流价值观念,带给观众健康积极、温暖温馨的东西。从《幸福像花儿一样》开始,直到正在播出的《金婚风雨情》,我作品中或许可以看到这样的标签:阳光,温暖,温馨,这正是我要坚持和持之以恒的东西。

提炼创作的素材

  电视剧创作中,现实题材写作是最难的。现实题材来不得假,需要踏实深入的生活阅历和人生感悟。我本人也算经历丰富,15岁当兵,19岁当工人,然后考上大学,大学毕业后当公务员,又考研,毕业后留校,期间也曾出国游历,历尽人生沧桑。总之,在我看来,电视剧编剧,尤其写现实生活的编剧,没有踏实的生活基础很难写出有厚度、有情感的东西。一个优秀的编剧应该具备文学天赋,能够从琐碎平凡的生活中提炼精彩的创作素材,这个素材更多的来自于作者生活阅历和对生活感悟的能力。二者不可缺一。

结构的独特优势

  两部“金婚”采用编年体形式是导演郑晓龙的创意,郑导希望用这种一年又一年的形式感给观众造成一种时间感——50年历史沧桑感。事实证明,郑导的意图达到了。编年体对于一部生活剧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它使叙事节奏加快,人物命运感更为浓重,人物形象也更为突出。两部金婚都没有大的情节冲突设计,但仍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原因就在于此。

现实题材的创作

  目前现实题材电视剧分几类,一类是所谓苦情剧,也是所谓三破一苦,剧中写尽人生奇闻逸事,千奇百怪,只为吸引眼球。这类剧往往写作和制作成本很低,收视率超高,但口碑并不好,观众往往边骂瞎编,边往下看。还有一类就是所谓青春偶像剧,这类戏比较轻浅,并不一定真实,靠青春靓丽时尚或者话题包装,这类剧的收视群体大都是非青年观众,所以制作公司往往也不敢投入大成本。真正有分量的现实题材,应该是与时代和人的命运情感息息相关,关注民生民意,有一定厚重的作品。应该说,一个有良知的编剧都愿意从事这样的写作。

  但这样的写作在当前中国电视剧创作中是最难的。编剧经常感叹,写剧本是戴着镣铐跳舞,写现实题材就更是戴着重铐舞蹈。写现实题材往往是如履薄冰,既怕触碰政策陷阱,也怕写平淡了,没有收视率,甚至卖不掉。

  具体到创作本身,也如我前所说,现实题材写作来不得虚假和编造,如果说古装戏、年代戏、战争戏、谍战戏,可以天马行空,发挥极大想象力,现实题材则不允许,现实题材更需要的是扎实的生活细节,真实的人物形象,打动人心的情感力度。总之,现实题材写作需要的综合能力更强。
  

被动的编剧地位

  电视剧中编剧的作用目前已得到承认,但所处的地位大多是被动和尴尬的。电视剧是一个特别市场化的东西,收视率决定着一个产业链的生存状态,编剧作为这个链上的一环,完全不可能像作家那样,真正左右自己的作品,编剧的剧本只是一个初坯,真正成为作品还需诸多环节。作为编剧,妥协和困惑是每时每刻都发生的。因此,当编剧高呼维权时,只做编剧是很难做到真正与资本平起平坐的。现在很多年轻编剧,开始自己当制片人、制作人,这样也许是真正改变编剧地位的方式。

战争题材的作品

  《金婚》后,许多媒体将我称为专业婚恋题材写手,投资方找到我,希望我写的仍是沿袭《金婚》的家长里短风格,我一直心有不甘。投资商就问,那你最想写什么?我的回答总是令他们不解,没错,战争题材是我最爱,战争中复杂深刻人性始终强烈吸引着我,苦于没有机会得以尝试。知道高希希导演要拍《狙击手》是06年在《新上海滩》片场,不过当时另有编剧,我很遗憾地告诉高导,以后这类题材千万要想到我。可以说,《狙击手》这部戏是我要来的,对我来说,这样的事在我编剧生涯中发生过两次,一次是《甜蜜蜜》,第二次就是《狙击手》。

  我上世纪七十年代当过兵,还作为本兵种射击队队员,参加过全军射击比赛。成绩吗,就说不得,好象是我那个项目倒数第几名。不过,射击队那几个月,把当时部队所有枪都打过一遍,包括轻重机枪。就这一项,已值回烈日下苦练几个月了。我当兵时代是英雄崇拜年代。在我记忆中,当兵四年我最想往的事情就是打仗,就是上战场当英雄,我对战争题材文学的偏爱与这种英雄情结有很大关系。
  

创作的人物性格

  电视剧不是自己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这跟投资方有关系。当然就我个人来讲,我喜欢自由的,有追求的,性格比较直接,没有什么心计的,这些比较符合我的审美趣味,也是跟本人性格有关。

比较当红女编剧

   作为女性,当然关注情感是我们的共同点。像王海鸰,她作为我的同代人,我们的相似度更多,会有更多沟通。她可能比较注重女性命运,刻画一些自尊自强的形象,我更温暖一点。彭三媛是从更多男性的视角来描写。陈彤的作品我没看太多,我想她的观念比较年轻吧,更都市更现代一些。我的作品整体来说还是比较温暖的。
  

从小说到写编剧

  之前写过小说叫《婚内婚外》,可能不太出名,呵呵。做编剧是在做老师的时候有一个机会去尝试,出于对文字的喜爱,并且考虑到一些经济方面的原因,就去做了。不过我觉得文字之间都是共通的。像邹静之也写诗啊,同样编剧也做的很好;还有刘恒,现在也在创作歌剧。其实跟写作有关系的都想尝试,比如电影、话剧之类。